仁醫2 06
第5集末,顧慮過多的仁因?這句:「這就是仁友堂的使命。」,
因而恍然大悟決定趕赴長崎,尋求與龍馬會面的機會以及推廣盤尼西林。
很有力的結尾是不是?超吸引人想追看第6集。
第6集說來幾乎都是男人戲,
大概是為了平衡一下過重的陽氣,?和野風在劇的前後都插花露了個臉。
此集重點在於龍馬與仁對於改革是否需以暴力來達成目地,產生了爭執。
仁看著眼前的龍馬已非自己以往熟悉的人,
這讓關心龍馬安危的仁感到十分擔憂。
這集明明就比第5集精采啊,怎麼收視會掉咧?
是我的口味比較不正常嗎?
此集有熱血、有友情、有大場面戰爭、
更有大澤隆夫與內野聖陽兩人的演技互飆,過癮極了!
在醫學館松本良順大夫的推薦下,仁來到松本創立的精得館推廣盤尼西林,
但學生們的反應卻很冷淡,只有一位名叫岡田的老人求知慾旺盛而已。
學生們反應冷淡的主因應該是,
精得館原本的教師荷蘭籍醫師伯特瓦恩質疑仁的醫術,
這種不信任的態度自然也影響到他的學生。
仁來到長崎的另一個主因,則是希望能有與龍馬見面的機會,
仁雖顧慮歷史的修正力,但他還是決定告知龍馬即將被暗殺之事。
就在仁煩惱聯絡不上龍馬時,突然龍馬就帶著眼睛被砍傷的外國人出現了。
見到龍馬的仁不僅神情興奮,還主動擁抱耶,甚至有“愛的告白”,
和第一部時老是由龍馬主動的立場顛倒了,仁有成長喔!
因為伯特瓦恩醫師質疑仁的學醫背景,因此故意要仁負責救治傷患,
再來就是老梗登場了,
仁一定是以精湛手術使人折服,伯特瓦恩醫師一定會羞愧道歉,
因為戲都是這麼演的嘛。
這集有新道具!放大鏡及長明燈。
仁看到龍馬笑的好燦爛,我....忍不住就想截。
好天然呆的笑容~兩個根本就是寶一對
龍馬寧願冒著被殺的危險也要和仁合照(算是兩人的“結婚照”嗎?),
吼~我真覺得這此集兩人愛意滿天飛耶,超誇張的明顯。(仁沒帶?來長崎是對的)
結論:結婚照~判定無誤!
table.MsoNormalTable {font-size:10.0pt;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man";}此張照片仿自 table.MsoNormalTable {font-size:10.0pt;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man";}http://ja.wikipedia.org/wiki/%E3%83%95%E3%82%A1%E3%82%A4%E3%83%AB:Sakamoto_Ry%C5%8Dma.jpg 一模一樣阿,只是少了南方仁而已, 所以,這絕對是會影響後面劇情的一張照片,
正暗示著觀眾,南方仁之後不存在於那時代,
說不定~正因他回到了現代,所以照片內只獨留龍馬一人而已。
龍馬違法買賣槍械給長州藩的事被仁無意間發現,
於是龍馬便對仁坦白他現時的想法,
就在龍馬說著戰爭是顆搖錢樹時,仁覺得龍馬變了。
兩人聊到盤尼西林的推廣,因為盤尼西林粉末不耐熱、運送過程困難,
所以仁放棄了在龍馬的?山社中經營的想法,這讓龍馬覺得很可惜。
無意間,仁說出“要是有保險就好了”這樣的話,
從沒聽過“保險”的龍馬要仁解釋,
仁猶豫的說著:「好想說出來…。」的悶騷樣實在好搞笑,
龍馬立刻說:「真正變了的人是大夫你吧?要是以前問你也不會說吧。
你以前在意的“會改變歷史”已經放下了嗎?」
龍馬不愧是好友,真的很了解仁耶,
仁堅定的告訴龍馬:「如果有能改變的,我想盡可能的去改變。」
這是仁歷經了種種之後的覺悟吧!
正在仁打算告訴龍馬被暗殺之事時,劇烈的頭疼又來了,
我好想說~不能講那…用寫的也不行嗎?
那個笑容一點都沒有變,
但是走私、戰爭、倒幕,從他嘴裡說出這些話,
讓我無法以輕鬆的心情接受,
這是個暗無天日的時代,
是在歷史翻天覆地之前,
必先經過的亂世,
而龍馬就身處在亂世之中。仁跟著龍馬來到長州軍駐紮之地,
向桂小五郎打探設立盤尼西林製造所的可能性,也剛好目睹了長州與幕府的戰爭。
龍馬以鄰國清朝被列強瓜分為鑒,
深感若不加快腳步推翻德川幕府,恐使日本也陷於相同境地,
戰爭只是一種快速到達目地的手段;
而仁則認為,要推翻改革並非只有武力取得此方法可行,
以武力來奪取的政權,永不會天下太平,暴力只會換來暴力。
這場仁與龍馬的辯論實在精采,
兩人堅毅的神情、激昂的情緒,都傳達出各自複雜的心情,
大澤和內野不愧是資深演員,雙方對戲氣氛配合的很好,看的我好入戲,
等我回過神時才發現自己整段一直處於張嘴狀態。
哎~被這兩位的演技震憾了!
仁不理會龍馬救了幕府軍受傷的小兵,
正在尋找休息之地時,3人全被長州軍擊斃,
親眼目睹一切的仁崩潰了,
不解為何自己所作所為都會被抹滅,
用盡全力想救人卻無法救治的無力感再度襲來。
當然,他又哭了。(哭也算是南方仁的絕招之一吧!集集都要用耶)
這集還有個重要人物是東芝創辦人田中久重(因此這集的廣告贊助才有東芝嗎),
仁對於無法改變龍馬的疑問,經由田中久重的一番話得到了解答。
田中久重:「因為身處於時代的漩渦之中,
今日之盟友,明日之仇敵,反之亦然,
在這之間來來回回的旋轉,
漸漸就忘記自己所在的位置,也忘記了自己曾經的目的地。
一起深陷漩渦毫無意義,
做為朋友大夫你應該做的不正是成為那個人的路標嗎?
即使身處黑暗漩渦之中,也能看清目的地的明亮且閃耀的路標。」
整集都挺沉重的,不過最後有個溫暖的結尾,
仁把手電筒內的燈泡送給田中久重,
希望他能製作出比長明燈更簡單的長時間照明。
仁:「有了這個即使身處黑暗的漩渦之中,也能看到對方的笑臉。」
最後,編劇還是有給結論喔!
仁:「用醫學之光照亮這個世界,
在這個時代我能救助的生命少之又少,而且勝敗早己註定,
能點亮的或許只是星星之火,但是我期望著那束光終會成為某個人的路標。」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2月10日

rhwounzouoc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